耳背傳來的香水

我喜新厭舊了,

從什麼時候開始,我漸漸愛上了一個味道。

我每一天早晨,迫不及待, 化了妝,綁了頭髮,換上衣服。手緩慢地從櫃裡拿出香水。

我按一下,雙手手腕壓一壓,手腕再輕輕貼在耳背,我閉上眼睛。我喜歡檀木香,木香。木香總是能帶給我一個特別的感覺。它不快樂,它也不傷心。它沒有心情上起伏,不澎湃。它是黑色,它是暗紅色,它是角落微微燭光。我在香味裡尋找坐在書桌上安靜寫字,沙發上安靜看書,聽音樂的我,尋找我自己一個人。那麼我的香味裡有第三者存在嗎?我輕輕嘆口氣微笑,呵呵,沒有喔。我的泡沫還太脆弱了,支撐不了第三者的氣息。

身邊女性朋友很多很喜歡花香,水果香,或是甜甜的清香。我常看着她們,在她們身上都很棒,很適合。我,潛意識去拒絕這些香味,放在我身上,侮辱了這些香氣。

最近這香水,朋友都說太男生了。我異常地無可自拔戀上它。手腕輕輕放在鼻子前,深呼吸,我沿着香氛形成的道路回到泡沫裡的我,我心情平靜了下來。沒事,我還在。

睡前,我不再直接爬上床就倒頭大睡。我把香水往手腕,耳背壓一壓。側躺在床上,閉上眼睛,躲在三千髮絲裡的香水味向我微笑,為我打開通往夢境裡的门。我不擔心惡夢,我不怕未知,因為我知道我會陪着我。

香味悄悄地從耳背傳過來。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Google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